您好!欢迎访问!
设置首页
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签证问题 >

建信优化配置陈鹏:理性没有边界 持其两端用其中

浏览数:  发表时间:2022-01-25  

  陈鹏本科毕业于北京大学物理系,硕士研究生毕业于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;8年证券从业经验,历任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所研究员、鹏华基金管理公司基金经理助理、华林证券资产管理部副总经理、宝盈基金管理公司基金经理,2006年8月加盟建信基金管理公司。

  在很多人眼里,平衡型基金无非是股市火了投股市,债市火了投债市。而建信优化配置基金经理陈鹏却如此阐释均衡配置的含义:“吾行不得中庸,其必也狂狷。”这位北大物理系的毕业生将理性贯穿投资始终,力求把握市场内在的逻辑来对抗纷繁复杂的不确定性。

  “三季报和二季报对比,我的前十大重仓股变了6个,倒不是说我换仓多么频繁,实在是因为每只股票的配置比例都很低,稍微一操作变化就会很明显。”实际上,陈鹏根本就没有所谓的重仓股,三季度末持股比例最高的上实发展占基金资产净值比例也不过2.91%。

  在陈鹏看来,激进的策略是在无法实现中庸理想下的次优选择。但中庸并非不讲原则的调和折中,而是度量对立两端而取其适度之中,折射到投资则是度量股债(大类资产配置)、各行业、个股之间,取其适度之中而用于获取最大收益率。

  “这个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有光和暗的一面,很多人激进是因为只看到激进的一端,而没看到另一端,也就是风险。买的时候会看到有很多成交量,但真到巨额赎回的时候,就不会有那么多成交量。我不知道流动性风险什么时候出现,影响究竟有多大,但我要考虑这个风险,确保在最坏的情况出现时我有应对的办法。”

  陈鹏认为,在经济体系的周期波动之中,运用包括股票、债券在内的多种金融工具,有助于实现基金整体资产风险收益的动态均衡和长期稳定增值。通过行业相对均衡配置策略,既可分享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,也能有效降低行业过度集中的风险,提高组合流动性。

  “当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过程中,每个领域都能看到很激动人心的事情,你能说这个行业就比那个行业好很多?”陈鹏反问道。“当宏观经济处在景气高峰的时候,每一个行业研究员都会觉得他的行业非常景气,都值得超配。可把大家的配置建议一加,组合的配置比例达到了150%,那该怎么配?”

  陈鹏并不认为均衡配置会降低投资组合的效率。“我最根本的逻辑就是对中国经济有信心,因为中国劳动力素质将长期保持很高竞争力。那么,构建一个投资组合覆盖我认为的中国经济增长的要点,我就很清楚它未来的收益率会有多少,挣到我们该挣到的钱,就是对持有人负责。”

  “这个世界上存在太多的不确定性。我们投资的基本思维,就是尽量去把握确定的因素,凭借少量的确定因素,去抵抗多数的不确定性。”实现中庸的途径,无非是把握所谓的道。而陈鹏所言的确定性,在他眼里就是事物千变万化背后不变的逻辑。

  “比如说,在经济增长、城镇化、流动性充裕的过程中,可以确定的逻辑是房价一定要涨;又比如说,从有信用货币以来,从长期看通货膨胀一定是常态,这些逻辑都是确定的。我相信,做事情确保有逻辑、有理性,不一定每件事情都会有好结果,但总体而言一定不会差。”

  陈鹏拿地产股举了个例子。“牛市初期地产股还没成为市场共识的时候我就看好它,当时同志们由于种种原因都缺乏信心。但我相信股改之后的上市公司一定有动力释放业绩,房地产公司缺的就是钱,而通过股市融资要比银行贷款成本低得多。这个逻辑在与几家上市公司沟通后得到了普遍认同,我就更有信心了。”

  对自己确认的逻辑,陈鹏十分坚定。“在经济增长、城镇化、人民币升值压力导致资金流入的背景下,房地产市场供需失衡。而房地产公司这些年变得更加成熟,规模上去了,抗风险能力更强,运用各种金融工具的能力也提高了,因此我对房地产行业长期看好。”

  然而,市场中总是存在各种不确定性,持有不同逻辑的投资者相互碰撞,使市场呈现出变幻莫测的特征。“把我们的逻辑拿到市场上讨论,如果错了我们也不会一成不变。我会在市场里发现之前没有看到但是有意义的逻辑,但同样有很多没有任何意义的逻辑。”

  例如前期权重股暴涨的一波行情陈鹏就没有参与。“很多权重股那么高的估值就没有任何逻辑。有些保险股的市值已经大幅超过其管理的总资产,而其资产的效率并不是很高。正常情况下,只有当它的总资产减去成本后的收益高于我自己的收益率,我才会以高的价格去买它。但这些保险公司把绝大部分资产配置在债券上,只有少量的高收益投资,你怎么会认为它的收益率会远超你的收益率?在这么高的估值下它涨我们也不会参与,直到跌到逻辑说得通的时候我才会考虑。”

  “我承认价值投资是正确的逻辑,但现在大家给价值投资设定了一堆框架。在很长一段时间,大家认为价值投资就应该买茅台。或者说价值投资就应该依靠模型,用DCF之类的模型给股票设定一个所谓合理的价格。我觉得不是这样的,因为各个方面都在变化。”

  在陈鹏看来,价值是相对的。与其用绝对估值去衡量市场,不如看市场能为投资提供多大的收益率。“可以把股票当作一个长期债,一只股票一年分红4块钱,我用100块钱买收益率就是百分之四,涨到1万块钱收益率就是万分之四,不一定高估啊,关键是看和什么比。现在一年6%的通货膨胀,存银行定期存款收益就是负的,哪个更安全?”

  “在个股选择上,我们都是找在行业中能持续获取高毛利或者毛利将会提高的公司。高毛利率反映了公司的竞争力,而且说明其规模扩张是有意义的。这也符合科学发展观的大方向,同样的资源可以产生更多附加值。毛利很低,一旦行业周期反转,规模越大就会死的越快。”陈鹏如此阐述他的选股思路。

  “大家都看成长,我认为这样的成长才是有意义。当然,我们要看高毛利背后的逻辑。既可能是更强的成本控制能力或者高产品壁垒,也要看公司的技术力量、管理体制、企业文化。但最终还要绕回来,看这些逻辑的结果是不是高毛利。如果没有高毛利,必然在某一个环节出了问题。”

  建信优化基金经理:牛市格局将延续理性看待估值(12-27 10:50)

  建信基金投资管理部陈鹏:市场高估值有存在基础(12-25 10:25)

  建信优化基金经理陈鹏:回归理性估值 奠定增长基础(12-18 08:14)

  建信优化配置基金经理陈鹏:收益率比是否高估重要(09-11 16:06)

  中欧基金关于聘任陈鹏、黄桦、殷觅智为副总公告(04-11 05:01)

  建信优化配置拟任经理陈鹏:关注成长 均衡配置(02-26 10:15)

  建信优化配置拟任基金经理陈鹏:成长与价值并重(02-26 04:41)

  中欧基金管理公司陈鹏:基金投资精品店谋定后动(12-22 10:48)